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访谈 > 孟令:时间的标本
孟令:时间的标本
2015/9/28 17:26:49  voicer.   




孟令在日本的首次个展《Specimens of Time 时间的标本》,围绕着标本展开,植物的标本、土壤的标本、磁力的标本、动物的标本。他以自己的方式收集植物、花卉、矿石、土壤等自然元素,“时间”永远地被保存。




在本次展览中,展示了他的图形设计、照片和各种各样的自然标本,包含从2009年到2015年的五个系列的标本作品。这些时间标本,经他的手的记录,漂亮而短暂,优雅收集的画像,而不是黑暗的消逝,吸引你的目光。从准备作品到展品运输(国际上动物植物的进出口非常严格),历经重重困难,他终于将这个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展览完美的呈现在大家面前。(Photo_Ken Kato, 孟令)




Voicer独家专访艺术家孟令:


这次展览有许多的自然标本,你花了多长时间来准备这次展览?


Diesel Art Gallery Tokyo 每年会有四次展览,会从世界范围内选择参展的艺术家,艺术家要提供作品集和展览计划书和策展人一起准备,画廊方面会评估艺术家和作品,这次是从近三十位世界范围内的艺术家中选择了四位举行2015年的四次展览。 有幸成为2015年开年的春天的第一个展览。准备的时间非常仓促,预计五到六个月的准备时间,因为展览时间的提前,而被缩减成两个半月。展览的五个系列的作品也好多是一起开工,为了赶上时间,也请了很多朋友过来帮忙。拿植物标本系列来说,准备收集标本两周时间,干燥也是两到三周时间,贴制的时候最多一共有7、8个人一起完成,其中绣球花的一幅,一个人整整贴了6、7个小时才得以完成。地上的土壤标本系列作品“土之地毯”也是一共7、8人花了五天在地上铺成的。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中间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把所有系列完成并运到东京。由于展览提前,准备时间缩短,所以这次展览的有些作品是比原先的计划书有所削减。但是植物标本系列部分是完全按着原先的计划创作的,这次最难的也在于怎么把植物标本运出国,运进日本,国际上动物植物的进出口非常严格。先后找了不下30家各种艺术品物流公司,货物快递公司,进出口公司,货物代理公司,报关公司,最后才确定了一家货物代理进出口运输公司,申请证书和检查,才在二月初把所有的植物系列作品顺利运进日本。 


《Earth Ore》2009, 109cm*74cm * 8 pieces, giclee













你想通过这些作品表达一种怎样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由于是我在日本的第一次个展,所以选择作品的时候,特别想体现能够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作品。自己现在的创作被国内媒体称为自然历史系或者博物艺术家,可能是源于自己对如何结合自然科学和艺术来创作作品非常感兴趣,所以这次以标本为载体,来诠释时间的变迁,和人,自己因为时间的变迁而带来的思考。 时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在所有的人和事情上多会留下印记,树叶变黄,破茧而出,生老病死,滴水穿石,新旧交替,生命循环往复,无一不被时间所驱使。 


《Magnetism》2010, 62cm*62cm *12 pieces, giclee














最早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跟植物有关的创作?


我家里父母养了不下一百多种花草,估计是耳濡目染,从小也对植物很感兴趣。其实植物要比人们了解得更聪明,他们不但有视觉、听觉、还有触觉。植物总让人们为之惊叹,并给人类提供衣食住行。而这里次植物标本是是万千生长在上海植物中的很小一部分。我收集了很多被昆虫啃食而留下很多空洞的叶片,他们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被虫蛀病怏怏毫无生气的东西,相反是一种另类的美好,残缺而完整。吸引我的还有这些植物不是想象那么脆弱,而是在很严酷的自然下坚毅的生存着……落叶掉落,被土壤吸收营养,传递给树枝,第二年再开花结果,周而复始,生命的循环就如同时间的循环,但是把落叶保存下来,被制成标本的一刻起,它们逃离了原本生老病死的宿命,随着时间没有消逝,而被完整得保留,成为最好的纪念。就如同保存了时间碎片的标本。 很多时候,都在思考一个很有趣的时间问题,如果之前时间里做的决定改变了,那么现在的自己,还有周围的人和事情会不会也变化?会改变多少?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好像那个从水里爬出来的生物的祖先,如果它当时是有三只手,而不是两手两腿,那么今天的生物肯定也是很多是三只手,而不是两只。那今天的我们要做怎么样决定,将来的生活才能得到那个结果?只有时间才能让人得到安慰,也只有时间才能得到答案吧。


《Soil Carpet》2015, 150cm*400cm, nature color soils









你的很多作品中都有“死亡”的意象,你怎么看待“死亡”?


我也很多时候喜欢死亡,自己并不畏惧死亡,因为它自然是生命的一部分,只是很可惜,它往往是生命的最后一个部分,但是也往往死亡让人们思索,所以观众看到我的雕塑的死亡的鸟或者永远睡去的婴儿可能有点疑惑,可是这样对死亡,对生命消失的疑惑让人思考。让人更审视活着的意义,更珍惜活着的生命,无论是家人,朋友,还是一花一草。这是生命平等的活在这个星球上而已。


《Soliloquy》2012/2015, ceramic installation











更多阅读:
孟令:时间的标本 7款巧妙收纳功能的办公桌设计 周世菊:城东三十里 “创世纪”—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摄影作品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