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草间弥生:如果不是为了艺术,我早就自杀了
草间弥生:如果不是为了艺术,我早就自杀了
2017/3/8 13:59:33   界面新闻    

位于日本东京都港区的国立新美术馆,正在举办传奇艺术家草间弥生艺术生涯以来最大型个展——《草间弥生 我们永远的灵魂》,展览将持续到5月22日。

\

这次展览的500多件作品中,有超过一半来自于她2009年创作的大型绘画系列《我们永远的灵魂》。

\

2016年《时代》杂志评选“世界最有影响力的 100 人”,草间弥生是当选的唯一一个日本人。

这个已经87岁的日本国宝级艺术家,似乎从未真正地进入“晚年”,至今仍在精力充沛的进行着创作。

\

在去年 9 月 28 日举办的本次展览会记者发表会上,草间弥生说道,“即便是身体受损,我仍然会日以继夜地不断创作。我的人生因艺术而焕发光彩,我愿一直为之奋斗,直到死亡。”

\

在许多人看来这个神神叨叨,这个总是顶着一头鲜艳的假发、化着浓妆的老奶奶实在太过古怪,她的那些充满圆点的作品更是密集恐惧症的噩梦。

\

然而这样一个老奶奶,却用圆点创造了一个不同的色彩世界,也拯救了自己。

世界万物皆圆点

人们习惯把草间弥生称为“圆点女王”,在她的作品中随处可见到各种圆点。

\

草间弥生曾说:“我认为宇宙的起源就来自圆点,我自己也是一个圆点,地球、月亮、太阳都是圆点,我从中听到来自宇宙的召唤。”

\

圆点是她的创作元素,也是她治疗自己的药丸。

从十岁时,她就已经被大量幻觉和幻听困扰,这种在医学上被称为“人格解体神经症”的精神类疾病伴随了她的一生。

草间弥生一家
草间弥生一家

她常常会看到河边的鹅卵石向她袭来,看到远处的山突然金光闪闪,看到堇菜花长着人的脸,还在她耳边尖叫……

10岁的草间弥生
10岁的草间弥生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灵魂离开躯体,被幽暗森林里的湖水吸引,被引领着走进池中溺毙,“我的人生就这样被迫漂流在生死之间”。

每次往返现实与虚幻之间后,她都会大病一场,又因无法与别人交流,醒来便用画画来抵抗内心的恐惧。

草间弥生为妈妈画的画像
草间弥生为妈妈画的画像

但母亲认为他看到幻觉完全是胡说八道,甚至反对她画画。

在家中的草间弥生
在家中的草间弥生

草间弥生说,如果没有艺术,没有这些圆点,我早就已经选择自杀。对她来说这些忽大忽小的圆点是支撑她继续生存的巨大能量。

比肩安迪-沃霍尔的先锋艺术家

草间弥生毫不避讳对金钱和名声的热爱,也毫不留情地指出,安迪-沃霍尔在模仿她的作品,但也承认“他是一个好对手”。

\

1957年,她不顾家人反对,几经周折拿到了赴美签证。离开家前,母亲给了她一百万日元,并让她永远不要再回家。

\

很多年以后,她提到美国,说:“如果我没有去美国的话,我就不会是今天的草间弥生。”

在纽约画画的草间弥生
在纽约画画的草间弥生

不会英语,独自一人在国外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在日后的小说中《中央公园的毛地黄》写道:

孤独潦倒,身无分文,仍然不打算回日本;她夹着自己的画在城市中的画廊间穿梭;

由于不懂英语,这个小个子、相貌并不出众的东方女人卖掉一张作品都异常困难;在租住的公寓里,她半夜会被冻醒,一直画画到天亮;

在街边的垃圾篮中拾起鱼头和丢弃的烂菜叶,并用这些材料熬一碗热汤。

1959年,她的作品《无限的网》在纽约布拉塔画廊展出,并引起轰动。《纽约时报》评论这幅作品“拥有惊人的力量”,并且“令人感到迷惑”。

《无限的网》
《无限的网》

之后的六十年代,嬉皮士与性解放成为时代主题,草间弥生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

无论是1967年的《自我消融》还是她激进的裸体偶发艺术,草间弥生这个名字伴随着“裸体”传遍了整个纽约,她也一度被称为是性解放的领袖。

\

\

\

\

关于裸体艺术,草间弥生说:“要做一个永恒的自我,要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请脱下你的衣服,忘记你自己的存在,尽情地享受性爱,自我毁灭才是通向和平的唯一途径。”

绝望中的重生

1972年,她一生的挚爱约瑟夫-柯内尔因心脏病去世。

草间弥生与约瑟夫?柯内尔
草间弥生与约瑟夫-柯内尔

爱人的去世给草间弥生沉重的打击,她的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约瑟夫-柯内尔去世的第二年,草间弥生从纽约回到东京,独自一人在精神疗养院生活。

\

她在疗养院对面“花了人生最大一笔钱”买下了一栋楼作为她的工作室,白天,她到附近的工作室“上班”,晚上又回到疗养院。她极少外出,也很少会见客人,不逛百货商店,就这样过了30多年。

疗养院的生活并没有消磨她的创作热情,她写小说、画画,仍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

\

\

1993 年,草间弥生独自代表日本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日本政府专门为她设立主题馆,以此向这位前卫女王致敬,草间弥生在本国以及国际艺术地位重新得以确立。

\

“在三十多年恐慌性障碍的痛苦中,我为了战胜困难不断画着。对我来说,艺术是最好的医生。我非常喜欢画画,睡着的时候也在画,决定要画到死为止。大家能欣赏、喜爱我们的作品,我感到非常荣幸。我的美术,是对爱以及无限宇宙的一种讯息。”

\

英国《卫报》曾经问草间:“你什么时候最快乐?”

她回答说:我创作艺术的时候总是最快乐的。

或许,她就是为艺术而生!

更多阅读:
北京国际摄影周|国内摄影节中节推荐展 李想: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平遥:人民摄影报展现纪实摄影魅力 专为牙医制造的奇怪相机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