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朱敬一:我在互联网时代玩艺术
朱敬一:我在互联网时代玩艺术
2017/11/2 17:28:07  天下网商   

文 / 康倩茹

6月10日,当代艺术家朱敬一在自己的微博发布了一张书法,“足够勇敢,足够野蛮”。马上有人在评论里问,“大师这张淘宝会上架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说“好滴等着买”。

每天,朱敬一都会发一张图片,并更新在自己的淘宝店里,如今这家名叫“朱敬一和他的朋友们”的店,已经拥有892件书法作品,提供书法真迹与每张最高限量100张的复刻版。

刷墙、写书法、开淘宝店、做脱口秀、卖胸针、跟品牌合作拍视频……他一样也没拉下。

不难想象,圈内人对他最多的是“负面”评价:“一个艺术家应该守住自己,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你了”以及“艺术家的工作室怎么可以被打扮得像嘉年华一样。”

“不够聚焦、不务正业”的朱敬一却大受年轻人的欢迎,并成功入选淘宝造物节,他给自己的店铺下了一个定义:“自创书法丧文化,丧是更好的治愈”。他说自己最近写的毒鸡汤比较多,“丧也是一种治愈,去他妈的规则、天天向上,我就是要玩儿一下。”

寻找1000个粉丝

从国画系毕业以后,朱敬一进入高校,做了六年老师。后来跳出来做职业艺术家,发现在高校和当代艺术系统、画廊系统下,两种职业的路径都需要层层递进,等待再等待。

“我好像做不了这种事情。但是KK(凯文?凯利)给我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朱敬一说,这就是“一千个铁杆粉丝”的理论。这激励了他,让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抱大腿、不需要依附于某个机构,就可以自己做。

2014年,朱敬一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一千个粉丝。最早的办法就是在微信上不断加人,疯狂地、看见各种各样的人都加,“因为你需要有一个基数”。“当然也有很多人会说你是谁啊,干嘛加我。但我这个人有一点好,就是脸皮厚,不加就算了,换一个人继续加。”

朱敬一很明确地有这个意识——自己的微信朋友数量需要达到一个量级。但漫无目的地加人还是太慢了。直到2015年8月,他参加了罗辑思维的第141期会来事,发起了一个“做互联网时代的艺术游击队”项目:征集各式各样有互联网思维的金句,句子一经采纳,就会把写好的书法作品送给对方。

那一天朱敬一收获了1500个微信好友,此后的整整两个月,他都在消化这些好友和他们的句子。

微信好友也很快就被加满了。朱敬一发现自己需要重拾微博。在做一个“传统艺术家”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三四万粉丝,爆发是在他在微博上每日发布一张书法之后。

目前朱敬一的微博粉丝数超过20万人。他很看好微博这个平台,认为微博把后台做得特别好,开放了不少数据分析工具。他认为自己跟其他艺术家很大的不同,就是花了不少力气系统研究社交媒体。“一开始你要做粉丝积累。微信好友加到5000人对我的帮助就很大,虽然你未必知道他们是谁,但只要你有好的内容,就会被转发。这就是原始积累。”

扒光自己、开放内核

有了粉丝以后,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你必须有好的内核被人看到。

上海五维创意产业园里,朱敬一的南门精舍工作室有两层,放满了各种形式的作品——书法、国画、雕塑、复刻版画。

他的作品早已超越了传统的艺术概念。他2007年创作了《妖野荒踪》系列作品,结合迪士尼的动画色彩与中国传统神怪形象。2010年创作《立体的墨》,用树脂加热拉丝代替笔墨,营造三维的水墨画意境。2013年创作《万物》系列,研发水墨画新的图形系统。 

甚至做的事也更加复杂:与主持人李晨合作,推出“NPC李晨潮牌MLGBx朱敬一创意书法口袋系列情侣短袖T恤”,售价199元一件。他去TED宁波做演讲,题目是《互联网时代艺术怎么玩?》他在上海做脱口秀,讲的是《艺术重塑人生》。

与一般艺术家纯粹售卖作品不同,朱敬一希望全方位、立体地让自己得到展示。“我的理解是,人家喜欢你的作品,可能是因为你这个人本身。所以你的工作室应该完全展示你的性格,所以庞杂就庞杂咯。”

三四年前,朱敬一做过网络推广,方法和找粉丝一样“笨”,就是把所有的绘画、书法、其他形式的作品一一拍照,根据材质、题材、类型、名称贴标签,放在所有能放的图片网站:Flickr、Pinterest、花瓣网、Instagram……目的是让“任何一个想到你的人能全面地搜索到你”。

他觉得很多艺术家还是不够理解互联网,认为把自己裹得越紧、东西就越值钱,但往往最终的结局可能是被遗忘。他一直坚信“与其被偷窥,不如早点扒光自己”,他说这也是受到了凯文?凯利的影响。

尽管如此,他依旧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在别人面前跳舞的人”。这指的是他愿意彻底地展示自己,但不是为了用户、卖产品而做一些迎合。

没想到自己也成了淘宝店主

开淘宝店的想法始于微博上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多,这需要更专业的功能平台。2016年5月,“朱敬一和他的朋友们”淘宝店正式开张。一张38*76厘米的书法原作带画框售价2000元,限量复制产品售价188元。

朱敬一的字体被称之为“南门书法”,虽然也用毛笔、写在宣纸上,但因为多用转腕,自成一格,辨识度非常高。书法的内容则是每天一句话,譬如“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生无可恋,就喜欢钱”,“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等等。

目前,淘宝店每个月的营业额约为三四万元,不算高,消费者也多是购买复制品而非真迹。但朱敬一也坦承“复刻版的成本并不高”。

尽管没有什么成本,复刻版的数量还是被限定为100份。从老师朱新建身上,他看到了未来作品的流通和增值空间。因此,他也希望这些产品能形成二级、三级市场,被签名盖章后,有在闲鱼、孔夫子旧书网上流通的可能。“拥有复刻版的人也需要自豪感。我想构建一个健康自然的艺术品交易系统,我没有办法促成别人这样做,只能从自己的东西开始做尝试。”

如今销量最好的一句话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复刻版卖出了约三十份。

目前店铺中还有胸针类产品,每个售价88元。这是一款便利的创新产品,投入小、制作相对简单,但销量并不高。接下来他还准备将一些小尺寸的彩色版画也放到店铺里,这是因为目前的书法作品已经卖得不错,原先无人问津的小画也逐渐有人相中。

但对消费者来说,书法与绘画的门槛毕竟不同。朱敬一一直认为书法的目的是为了达意,如果不能让人看懂,那就丧失了最初的目的。而画不同,“画更加私人化。你没有办法完全迎合消费者的思维,最终我选择售卖哪一张,还是因为我喜欢那张。这就是艺术家和商人最大的区别吧。”

更多阅读:
朱敬一:我在互联网时代玩艺术 一个创造20世纪的人,设计图纸和实验作品被FBI封锁成为国家机密 大同大张:一场迟到的阅读 “保持记录-2017西安国际摄影邀请展”24日开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