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蒂尔达-斯文顿:比当高冷女王更带感的是做个有趣的“外星人
蒂尔达-斯文顿:比当高冷女王更带感的是做个有趣的“外星人
2017/12/5 19:08:27  画廊杂志    

她出生于历史悠久的蓝血贵族,身高接近1米8,长得帅,又自带贵族气场,出众的双性气质已经上升到了秒杀众生的高度。

她就是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好莱坞特立独行的标杆,一直认为自己不是地球人的女神:

Tilda Swinton

蒂尔达 ? 也许是外星人 ? 斯文顿!

特立独行的行为艺术家

Anacoppla

Tilda Swinton热爱艺术,除了舞台和大荧幕,她的乐趣还在于和众多艺术家朋友一起做行为艺术的表演。十多年来曾经在伦敦、罗马和纽约三地上演行为艺术表演。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她在玻璃容器里躺了整整一周,让自己成为以供观赏的装置作品《The Maybe》,第二年,《The Maybe》继续出现在罗马的博物馆,2013年,她又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MoMA)上演了一次《The Maybe》。

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每一次她出现,都会在玻璃箱内待上一整天,没有预告时间,玻璃箱也会随时移动地方,一切都“Maybe”(不一定)。

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1995年Tilda在伦敦蛇形画廊做了第一次行为艺术的表演

她穿着浅色衬衫,黑色长裤,躺在容器里的白色床单上,俨然是一副装置作品中的道具,又或者,就好像博物馆一副会呼吸的画。之后她的这件作品时常偶尔出现在博物馆,随机时间随机摆放,甚至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展室。

而近几年,Tilda的行为艺术也从未停止。

2013(The Impossible Wardrobe)

2014(Eternity Dress)

那场叫做 《The Maybe》的演出开创了装置艺术展品的先河她一直在做实验性的事儿,除了1995年在蛇形画廊的一场行为艺术让自己在玻璃容器里入眠,接受人们目光的滋养这场叫做 《The Maybe》的演出开创了装置艺术展品的先河。2013年她又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睡了几次不定期来不定期走,一切都maybe。

2015(Cloakroom)

2016(Sur-exposition)与Charlotte Rampling联袂演出

2014年11月26日她再次携手Olivier Saillard,于巴黎时装博物馆(Galliera Museum in Paris)演出《Cloakroom》。现场观众借出私人服装给Tilda,由她运用这些服装,在台上进行45分钟的即兴表演(默剧)。Tild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无法预料到会发生什么,所以这对于表演来说是最棒的事情。”

2014年Tilda在巴黎做名为《Cloakroom》行为艺术表演

2014年Tilda在巴黎做名为《Cloakroom》行为艺术表演

2014年Tilda在巴黎做名为《Cloakroom》行为艺术表演

2014年Tilda在巴黎做名为《Cloakroom》行为艺术表演

2014年Tilda在巴黎做名为《Cloakroom》行为艺术表演

早在2012年时,她与时尚历史学家Olivier Saillard合作,在巴黎的东京宫(Palais de Tokyo)进行了一场名为“The Impossible Wardrobe”的时装艺术表演。从来没有一场时装秀是由一个模特完成,而且这个模特还并没有真的将衣服穿在身上。她只是通过自己的肢体,将衣服呈现出来,可是这是展现一件服装的灵魂的最完美的方式。而也许这个方式仅限于Tilda Swinton可以完成。

Nameless fan with eagle feathers, from around1900, from the 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Yohji Yamamoto bridal headpiece, Fall 1993

Au Bon March?, bodice of Cl?o de M?rode, fromaround 1900, from the 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The Delphos dress by Mariano Fortuny, takenfrom the 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Costume by Chanel, 1963, taken from the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Lanvin afternoon dress, from around 1934, takenfrom the 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Evening coat by Schiaparelli, from 1953, takenfrom the 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Evening coat by Beer, from around 1903, takenfrom the Collection Galliera archive

Designer unknown, circa 1790

她和历史学家、时尚诗人Olivier Saillard进行了三次合作,都是和时装有关的。媒体都爱说她与众不同,但Tilda接受采访时却觉得奇怪:我到底哪里不同了?不过对我们凡人来说,她真的就是名副其实的“奇异”“先生”啊~

让她勇夺小金人的电影《Michael Clayton》虽然是一部商业片,但也足以帮她敲开好莱坞的大门,于是她开始了一段“非Tilda莫属”的时代,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她在电影里都能成为令观众过目不忘的经典。

《唯爱永生》

《雪国列车》

《奇异博士》里,她甚至演了一个没有性别的光头法师。

或许正如她自己曾经发推文所说的:“曾经,我以为自己已经睁开了双目,但因一时兴起,我尝试着再次睁开双眼。第二层薄膜被移开了,我看到了纯粹的能量。(Once, I thought my eyes were open, but simply on a whim, attempted to open them again. A second film lifted and I saw pure energy.)”

她就是这么一个,自然的,纯粹的,拥有看见本质能力的人。是唯一的,女王。

所以为什么她能成为“the coolest person on earth”?

这个世界上不缺钱的人很多,贵族和女王也很多,但不是都能“成为蒂尔达?斯文顿”。

更多阅读:
蒂尔达-斯文顿:比当高冷女王更带感的是做个有趣的“外星人 伊士曼:柯达的创始人 森山大道:摄影是一种青春的行为  关于设计的二十条金玉良言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