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王雪红:台湾女首富的“过山车”
王雪红:台湾女首富的“过山车”
2013/4/11 15:29:16   现代摄影网  贺大卓 林士蕙  
叛逆、直率的王雪红是企业界的“异类”。她和父亲王永庆性格最像,但不愿加盟父亲的王国;她是位“女强人”但又懂得充分授权;她早先对宗教充满狐疑,现在企业的核心高管却都是宗教信徒。


   

2012年3月初,《福布斯》发布的全球富豪榜上,54岁的王雪红和丈夫陈文琦财富为40亿美元,是台湾第四大富豪。


   

而在一年前的榜单上,他们的身家是68亿美元,取代郭台铭成为台湾新首富。两个月后,《福布斯》单独发布的“台湾40富豪榜”上,他们的资产更是增至88亿美元(约560亿元人民币),如日中天。


   

身为全球IT界“女侠”的王雪红,在过去一年里,由于其旗下宏达电(HTC)公司股价先是大幅攀升,市值一度超过了诺基亚,后却一泻千里、缩水过半,坐了把“过山车”;在手机市场,第三季HTC打败苹果,站上北美智能手机销售榜首,但在诉讼中被判侵犯苹果专利。


   

王雪红自从在企业界崭露头角至今,始终为人所津津乐道。她是被称为“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的女儿,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富二代”——她性格叛逆,不进父亲执掌的家族企业,二十多年前以母亲给她的房子抵押贷款五百万元新台币开始创业。

 

 

 

王雪红曾在公司年会上称要挑战乔布斯。乔布斯已经去世,HTC和苹果的战争却远没结束


   

飞机上痛哭的创业者


   

看到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


   

自创业之初,围绕王雪红的非议和压力就一直存在。高盛证券执行董事郑昭义对记者称,王雪红“总是选择走一条人比较少且寂寞的路”,这是王雪红常常在当时不被理解、事后却被形容为“独辟蹊径”的主因。


   

王雪红曾因为被对手公司控告而哭过,也曾经因为业绩太差躲起来不见人,不过现在她常说当自己不快乐时,都能够“瞬间处理心情”。跟王雪红同年、从小就一起玩大的表哥高英聪评价说:“她学会了谦卑。”


   

台湾第一家挂牌上市的网络公司友讯集团在2003年底控告王雪红旗下威盛电子一位离职员工,控告书称这位员工为了窃取友讯研发成果,到友讯上班,再回到威盛复职。当时王雪红正从北京返回台湾。在香港返台的飞机上看到这则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后来大哭起来。


   

下飞机后,她跟丈夫陈文琦一起去找台北士林的灵粮堂教会主任牧师刘群茂。王雪红把一肚子的委屈、不满及愤怒,全数倒给牧师。“但她不会因此受打击。”高英聪说道。


   

她白手起家,却打造出两支台湾“股王”——威盛电子与HTC。她喜欢“跳跃式地去赌大的”,如当年威盛与英特尔一战成名;后又与苹果公司交锋,两年前的公司年终晚会上,王雪红毫不讳言要挑战乔布斯。


   

她的性格自小养成。1981年夏天,王雪红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获取经济学硕士学位。王永庆本想让她回到台塑上班,并建议她从最底层做起。可是王雪红却执意要去二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去,一干就是7年,直到1988年创办威盛电子。


   

当时王雪红为多卖出几台电脑,常常一个人拖个大桌子,租个展会摊位到处推销。一次王雪红接到一笔70万美元的西班牙订单,十分兴奋。结果被骗。她一人独自飞到西班牙,在巴塞罗那待了半年,还雇了保镖,以追讨这笔债,但最终还是没能够把钱给要回来。不过这趟欧洲行,让王雪红打出了大众电脑在欧洲市场的名声。


   

王雪红受到的第二次挫折,是受到英特尔的“打压”。威盛的芯片在1999年势如破竹,纷纷为IBM、惠普等巨头所采用,而英特尔却祭出侵权官司策略。威盛与英特尔此后开始了漫长的诉讼,其间威盛股价暴跌,市值缩水逾六成,并引来股东谩骂,一些员工也纷纷出走。直到2003年,双方才达成10年的交互授权协议,结束了这场“小虾米对抗大鲸鱼”之战。


   

当时媒体纷纷报道王雪红“玩衰”威盛,王雪红的第一个反应,除了担心教会的名声受到影响外,还时常担心父亲是否会因此蒙羞。2006年她才走出阴霾,变得低调,愿意虚心地接受外界批评。


   

王雪红给人的印象是大嗓门、笑声爽朗、性格率真、不愿受人管制。高英聪说:“王雪红是王永庆几个孩子中最像他的,连走路、讲话的神韵都像。”但在管理风格上,有别于父亲中央集权式的领导风格,她更喜欢充分授权。她从父亲身上学到的品质则是严谨和勤奋——王永庆当年要求所有子女从中学到大学,每人每周必须写一封家书且“不能写成流水账”。


   

不露声色“宠员工”


   

几年后,周永明才得知当年的插曲,他开始说简直无法相信,后又感慨王雪红和卓火土仁慈到从没让他看出一点焦虑。


   

在公开场合,王雪红习惯将纷至沓来的荣誉和光环推到属下与合作伙伴身上。她的商业王国的建立,不仅得益于嗅到并善于把握科技行业发展趋向,也与其内部管理方式有关——她在台湾有着“科技伯乐”之称,有传媒称之为全球科技圈“最会用人、借力使力的女企业家”。


   

她找到的第一匹“千里马”就是后来成为其丈夫的陈文琦(现任威盛电子总经理)。王雪红曾不止一次对外表示,她看中了陈的聪明才智,感觉自己可以“退居第二线,让专业经理人放手一搏”。


   

等1997创办HTC的时候,王雪红已经等了第一任总裁卓火土好几年。很多人评价王雪红“识货”,卓火土看起来像邻家老爹,长得毫不起眼,在公共场合还表现得很害羞。1997年,当卓火土踏进办公室,没有任何团队等着他,只有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再就是王雪红的全力支援。


   

HTC创立前两年,现任总裁、被王雪红发现的第三匹“千里马”周永明还是研发部门主管,也是卓火土带来的徒弟。当时由周永明带着团队开发搭载微软行动平台的新概念手机。由于缺乏经验,周永明一路烧钱,而当时卓火土又从来不跟他提成本,总是准许周永明购买来自欧洲最贵的器材,结果竟把创业的近10亿台币快要烧光了。


   

这些钱是王雪红自己向家中姐妹们好不容易私募来的资金。现在钱快花光了,产品却迟迟未推出,公司的状况相当危急。王雪红甚至考虑关门大吉,但卓火土不愿放弃。那年新年过后,卓火土到威盛办公室向王雪红拜年时,突然从口袋掏出两张房契,当白纸般随意丢在桌上,对王雪红说这个可以用来应急,“别让周永明研发心血成空”。


   

王雪红答应了HTC继续运营,而一直到2004年,周永明才得知当年的插曲,他对记者称开始时简直无法相信,后感慨王雪红和卓火土仁慈到从没让他看出一点焦虑。


   

团队的信仰


   

早在与英特尔交锋时,威盛有几次陷入巨大的困难中,这时候,王雪红的整个团队都会祈祷。


   

陈文琦曾这样形容他的妻子:“该强势时绝不退让,对想要达成的改变会力争到底。”这种绝不服输的性格,让王雪红活得如同紧绷的弦,曾一度严重到连日失眠。“我曾用尽各种办法却无法放松,也曾在夜半起来看书、踱步,苦背唐诗宋词,但却都不得其法,几乎濒临崩溃边缘。”王雪红公开说。


   

她向笃信基督的大姐王贵云求救。大姐告诉她,要向神祷告并许下承诺,只要神让她入睡,她就愿意读一遍《圣经》。王雪红满心狐疑地答应下来,然而几次祷告也不见效,她忍不住向神大发脾气。大姐提醒她,应当先向神守约,履行自己的承诺才对。


   

现在王雪红早已成为虔诚的基督徒,在和人聊天时,她常常会谈到《圣经》,如果当面夸奖她的事业时,她开口的第一句总是:“感谢神……”不单单是她,陈文琦也说:“祷告就是人和神之间的无线通讯网络。”他将高科技与宗教之间,做了很有趣的联结。


   

信仰改变了王雪红。她也把自己的信仰融入了企业的经营。当年卓火土把房契交给王雪红的时候,王雪红微笑地拍拍卓火土的肩膀说:“没关系,上帝已经给答案了。”


   

原来,王雪红在新年期间召开了家庭会议,几个兄弟姐妹讨论钱已经快用光,是关门,还是大家再增资?既然都是基督徒的一家人,决定祷告以明白上帝心意。


   

王雪红的姐姐进入房间祷告后,走出来告诉王雪红:“上帝说,继续下去吧。”这才有了后来的HTC,当年蒙在鼓里的周永明受到王雪红影响,也已经成为虔诚的基督徒。


   

早在与英特尔交锋时,威盛有几次陷入巨大的困难中,这时候,王雪红的整个团队都会祈祷。每个星期五午后,王雪红、总经理陈文琦、北美地区副总经理常如武、刘效宏围着椭圆形的会议桌,不约而同放下工作,手捧着圣经,进入宁静平和的世界。


   

宗教信仰曾经保住了HTC,做了近10年代工,它最终从幕后走到台前,最闪亮的一役,是2008年在美国与Google、T-Mobile共同发步全球第一款搭载开放式手机作业平台Android的智能型手机Google one,HTC从此风光了3年。但现在再一次面临危局,能否再打一场翻身仗,是摆在这支基督教团队面前的一大命题。

更多阅读:
王雪红:台湾女首富的“过山车” 专访杨丽萍:艺术不是迎合 专访伊朗裔艺术家西丽.娜沙特 2015第15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征稿启事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