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摄影家邓伟:一生只做一件事
摄影家邓伟: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3/4/24 11:59:37   北京晚报   

 

 

画家石鲁 摄于上世纪1981年

 

 

学者俞平伯 摄于20世纪80年代

 

“人,出生的这天,就决定了人的死。人,活在世上都是有一定的定数的,只有长短不同而已。我感觉值得庆祝的不是自己的生日,而是在生命历程中,为了事业战胜困难经受住挫折以后的时刻,并非取得成功之后的庆祝。如果一个人能够庆祝自己战胜了失败,那才算是对自己的衷心的庆祝。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1992年4月13日日记,这一天也是邓伟的生日
  

邓伟摄影作品
 
  

2013年2月3日,中国的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这一天,我无知无觉,只在家平静度过。2月4日立春,单位组织了一年一度的春节茶话会,有节目表演也有抽奖,内容很丰富。可我在去单位的路上接到一个短信,一瞬间,竟然觉得这是个误发的消息。怎么可能,一个像他那样的人病逝,怎么可能没有什么预兆?“就在昨天离世,你可以去微博搜搜”。发短信的人回我。
 
  

单位的活动很喜乐,大家乐,我也跟着乐。但低头看手机,又瞬间泪湿眼眶。时哭时笑,荒诞如这个世间,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参加完该参加的活动。此时手机上的微博,这个消息已经在广泛转发,来自他曾经的同学、他所教的弟子。我已确信这一切是真的:摄影师邓伟,真的离开了人间。谁说的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我突然感到,人与人之间,一段时间的没消息,很可能是在酝酿更大的坏消息。
 
  

“肺癌,他不让说,也一直在封锁消息,他不愿意别人去看望他。”很快我又从一位知情人那儿得到他离世的最基本的事实。我那时拼命在想,我最后见他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去年,去年的六月吧。我那时正在筹备伦敦奥运的文化版面。我能想到的作者中,排在第一的当然是邓伟。这些年,他旅居英国,拍了不少伦敦的照片。每次因为他出书,我们都有一次相见。对于我这样长年做图书版面又和他相熟的编辑来说,他原本可以打个电话,然后用快递的方式将书交给我,并且知道我会认真对待。但他仍坚持见面,“好久没见了,见面聊聊,地点你来挑。”这样的电话相约,几乎贯穿于他1999年后的每一本书的出版,而我之所以一口答应,也因为,每次他的出现,都如一面镜子,能照见我做事的疏懒与倦怠。我指的是就梦想的实现而言。
 
  

邓伟珍视梦想,所以你只要说一个愿望,他都会鼓励你努力去实现它。而与他交往这么多年,我只见他踩着坚实的台阶,一步步向梦想迈进,而我和他聊天说起的许多想法,都好像被平庸的生活挤压磨碎。执拗、认真,务实,而又谦虚,是我对他始终如一的印象。没有改变,甚至包括,旅英多年,已经能用英语顺畅地与人交流,但我看到的,仍然是一个有着老北京底子的邓伟,知礼又知面,谦虚地面对自己,也面对这个世界。
 
  

梦想的最初
 
  

以书结缘,与邓伟相识已经十年有余,最初接触的是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邓伟眼中的世界名人》画册,以及《我眼中的世界名人――邓伟日记》,很快又被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世界名人肖像展”震撼,使我有了更深地了解他、写作他的想法。当然吸引我的还有,能拍出这样精美人像的邓伟,竟然有着一双孩子般单纯与澄澈的眼睛。相对于镜头的准确利落,我甚至觉得他的言语表述有“笨”。我那时好奇的是,这么一个嘴拙之人,何以说服那么多素不相识而又声名显赫的人允许他拍摄呢?因为我后来知道,就连说过吃了蛋何必看下蛋的鸡的钱钟书,也进入了他的中国文化人拍摄系列,这一切的最初,是怎么达成的呢?

更多阅读:
摄影家邓伟: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4年索契冬奥会奖牌榜及花絮集锦 “影像-在场”北京国际摄影周2016开幕 互联网音乐下载收费能走多远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