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谭元元:我正处在状态最好的时候
谭元元:我正处在状态最好的时候
2014/3/17 10:21:23  东方早报  廖阳  
 

 

身高1.67米,体重47公斤,笑起来嘴角会呈月牙状,喜欢穿旧旧软软的芭蕾舞鞋,走路习惯像天鹅一样挺直脊背和脖颈。来自全美三大芭蕾舞团之一——旧金山芭蕾舞团的上海姑娘谭元元平日就是这般模样。这部前后酝酿了五年的书稿《我和芭蕾》,就像一本回忆录,记录了36岁的她自11岁掷“硬币”决定命运,从舞25年来的经历。


就像谭妈妈说的,谭元元在芭蕾之路上脚力勤勉,也一路顺遂。11岁考入上海芭蕾舞学校,14岁在芬兰初获国际大奖,15岁在法国巴黎“第五届国际芭蕾舞比赛”首拿金奖。在大多数18岁少女还懵懂不知世事时,在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蹈学院进修的谭元元,便已收到旧金山芭蕾舞团的签约邀请。只用了三年时间,谭元元便从独舞演员连跳两级至首席演员。18年来,谭元元每年演出百余场,担纲主演过包括《天鹅湖》、《吉赛尔》、《奥赛罗》、《小美人鱼》在内几乎所有的经典芭蕾剧目。


谭元元之后,国内能如她这般在西方芭蕾舞界立足的舞者少之又少。常常有人向她讨要秘诀,“可能是我对自己要求比较高,与自己的勤奋努力肯定也分不开。”谭元元笑着解释,即便当天要开记者会,她也会在设施条件不符的酒店房间练习“把杆”动作,或多或少保持自己的舞蹈感觉。


“我带着扎实的基本功进入国际芭蕾界,在刻画人物时,东方人特有的细腻会使我的表演增色不少。”谭元元说芭蕾不仅仅是一门有关技巧的艺术,其动作和情感也需细腻切磋糅合,就像阴阳有抑、抑扬顿挫的结合一样。说起自己如何与众不同,谭元元笑称大概在于舞台上的强劲张力,“我们和电影演员不同,要为现场3000个观众服务。舞台很大,观众很远,不放大肢体语言观众无法领会你的意思。”


在跳舞中受伤,对芭蕾舞者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谭元元在书里也披露了不少平日向父母粗粗遮掩的受伤细节。比如2005年跳《吉赛尔》,她便因右胯骨脱臼想过将舞蹈事业终结,“找不到北,很沮丧,也心有不甘。”在2010年与德国汉堡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约翰?诺伊梅尔合作《小美人鱼》时,谭元元亦曾因脚尖受伤打过三剂封闭针。好在,《小美人鱼》让谭元元学会了怎么用灵魂跳舞,也为她带来事业的转折点,“它延长了我的艺术生命。”约翰?诺伊梅尔则高度称赞谭元元,“她把我的魂都跳出来了。”


芭蕾女伶跳舞的黄金年龄通常是28岁至35岁之间,谭元元将《小美人鱼》视为自己跳舞状态最好的时候,“现在也不错。”“如果没去旧金山,我可能现在不会站在舞台上;如果没有那两次受伤,我可能已从台上退下来了。”这两次受伤的插曲反倒让谭元元决定继续跳下去,“我那时就在想,如果自己能冲过伤痛线,能跳多久,我就要跳多久。”


不跳舞了会做什么?“我还是会做跟芭蕾有关,与‘美’有关的事。”她正色说道,但以后大概不会让自己的小孩再跳芭蕾了,“除非孩子有非跳不可的天赋。舞者在表面光鲜背后付出的苦痛代价,很少人能看到。”

更多阅读:
谭元元:我正处在状态最好的时候 蒙克:被死亡和精神疾病诅咒的艺术创作 《富春山居图》鲜为人知的秘密 从波士顿爆炸案看手机摄影和网络传播的威力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