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前沿 > 曼哈顿的中国当代艺术
曼哈顿的中国当代艺术
2014/4/9 2:59:54   FT中文网   

 

空间站带来的双飞艺术小组作品
空间站带来的双飞艺术小组作品

 

 

军械库是每年3月在纽约曼哈顿岛西岸码头举办的艺博会。今年有超过200家画廊来自29个国家参加展览。中国是今年纽约军械库艺博会的特别项目。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暨策展人田霏宇从中国邀请了16家画廊,在艺博会上规划出一个特区集合展出。
  

“刚刚还觉得腰挺酸的,在背部训练机上转一转,现在觉得舒坦多了!” 一位三十出头,身着Alexander Wang设计的服饰,手拎Balenciega 最新款式提包的女郎,面带微笑满意地说着。放眼看去,男女老少的时髦客,各自在不同的运动器材上锻炼。孩子们好像进入游乐园,迫不及待地尝试不同器具。
  

这可不是健身房,这是军械库艺术博览会,一年一度的纽约艺术嘉年华!军械库是每年3月在纽约曼哈顿岛西岸码头举办的艺博会。今年有超过200家画廊来自29个国家参加展览。
  

眼下所见的运动器材,其实是概念艺术团体《政纯办》的作品《全民运动》,这个团体由宋冬,刘建华,肖昱,洪浩, 冷林五位艺术家组成。这些运动器材在中国公园内到处可见,但是从公园搬到了艺术博览会,意义可远了。这是艺术吗?
  

中国是今年纽约军械库艺博会的特别项目。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暨策展人田霏宇从中国邀请了16家画廊,在艺博会上规划出一个特区集合展出。《聚焦?中国》的初衷是要呈现没有在美国曝光过的艺术家,但是其中一大半早已在去年12月迈阿密收藏家鲁贝尔夫妇主办的《中华28人》中亮过相。与其说是邀请画廊,不如说是根据艺术家来挑画廊。
  

许多人对《聚焦:中国》的第一反应是:谢天谢地,终于可以看到政治题材以外的中国艺术!多半的艺术家是70年代以后出生,已和毛的时代有距离,他们所认识的中国是处于全球化时代下的中国。由于没有《政纯办》前辈们的生活经验,艺术和生活几乎可以画上等号。
  

1977年出生的上海艺术家徐震是今年艺博会的大红人。他特别为艺博会设计了各类印刷品,还提供数辆自行车,让参观者可以在庞大的艺博会内迅速移动,及时赶到艺术作品面前。徐震名下的没顶公司也有自己的展场。天生幽默的徐震,一到美国艺博会就挑战了上世纪中期的美国抽象主义大师杰克逊?波洛克。阳刚的波洛克纵情地将颜料泼洒在巨大的画布上,徐震却小心翼翼地玩弄粉嫩色调的颜料,像是挤奶油一般地挤到画布上,看起来就像个诱人的生日蛋糕,让人看了胃口大开、口水直流。但4万美元的价格,八成会吓走大部分的老饕。
  

1980年出生的张鼎结合了中西文化,以星形设计为出发点,以行星公转轨迹为概念做成一个华丽的空间装置,并且在此空间外还放置了两尊科幻版的石狮子。前波画廊的赵赵(1982年出生),从车祸意外中得到灵感,在破碎的玻璃中找出美感。新抽象主义近来在中国十分走红,许多人训练有素,已经可以解读这种原来让人看不懂的艺术。在北京公社展览的赵要故意直接画出智力训练题上的图,考验大家看不看得懂。喜欢裸露身体的双飞艺术中心,是由一群毕业于美院的年轻人组成。在个人主义高升的时代,他们坚持以艺术中心为名, 集体创作歌舞、行为、录像、绘画等作品。这次在军械库中,他们免费提供刮刮乐彩卷让大众参与,人人有奖。但是,这是艺术吗?
  

1913年,法国达达主义教父杜尚将一个自行车轮放在一个板凳上,完成了史上第一件现成品艺术。现在没有人会质问杜尚的作品是否不是艺术。2014年,来自天津的梁硕将自行车当成花瓶,家用物品,花果蔬菜只要能塞能插的地方,一劲往上加。梁硕利用中国过去的代表形象来表现中国人补补贴贴的应变能力。
  

《聚焦-中国》有不少精彩的作品,这些艺术家不论在观念上或是作品的呈现上都值得关注。遗憾的是,将所有中国画廊聚集在92号码头和94号码头之间,吸引力有限。重要收藏家通常只专注特定领域,很少会同时关注20世纪和21世纪的艺术。衔接这两个码头的中间地点,对当代艺术收藏家而言是艺博会的边缘地带,很容易就错过。
  

有意思的是艺博会的另外一端,同样在94号码头,David Zwirner的画廊内有一辆自行车,名为《中国就在附近》(La Chine est proche)。这是阿尔及利亚艺术家阿布得萨米德 (Adel Abdessemed) 用骆驼骨做的艺术品。作品除了为艺博会提供指路的功能外,还提醒了大家:中国早已脱离了自行车的形象, 中国艺术家也摆脱了政治符号,但是东西方的相互了解,仍是十分有限。
  

要了解中国是一辈子的事,在艺博会上展出的16家画廊,只能呈现出中国当代艺术的一小部分。有位美国哲学教授便抱怨,这些作品缺乏中国精神素养,而对香格纳画廊的老板何浦林而言,应当要有更多的中国画廊才能对中国当代艺术有个交待。我觉得之所以有这些问题,都是因为东西方彼此永远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小部分。我想到艺博会上没顶出品的《意识行动》,作品是一个3米高且无顶盖的大盒子,每隔几分钟就有一个物体从盒中弹出,但一来盒子的墙面太高,一来弹出物只是瞬间出现,站在盒外的人永远无法看清楚弹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换个角度来看,这些被关在盒中的物体也不可能准确地看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即使全世界都将焦点对准中国,所看到的也只是瞬间的一小部分。军械库是每年3月在纽约曼哈顿岛西岸码头举办的艺博会。今年有超过200家画廊来自29个国家参加展览。中国是今年纽约军械库艺博会的特别项目。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暨策展人田霏宇从中国邀请了16家画廊,在艺博会上规划出一个特区集合展出。
  

“刚刚还觉得腰挺酸的,在背部训练机上转一转,现在觉得舒坦多了!” 一位三十出头,身着Alexander Wang设计的服饰,手拎Balenciega 最新款式提包的女郎,面带微笑满意地说着。放眼看去,男女老少的时髦客,各自在不同的运动器材上锻炼。孩子们好像进入游乐园,迫不及待地尝试不同器具。
  

这可不是健身房,这是军械库艺术博览会,一年一度的纽约艺术嘉年华!军械库是每年3月在纽约曼哈顿岛西岸码头举办的艺博会。今年有超过200家画廊来自29个国家参加展览。
  

眼下所见的运动器材,其实是概念艺术团体《政纯办》的作品《全民运动》,这个团体由宋冬,刘建华,肖昱,洪浩, 冷林五位艺术家组成。这些运动器材在中国公园内到处可见,但是从公园搬到了艺术博览会,意义可远了。这是艺术吗?
  

中国是今年纽约军械库艺博会的特别项目。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暨策展人田霏宇从中国邀请了16家画廊,在艺博会上规划出一个特区集合展出。《聚焦-中国》的初衷是要呈现没有在美国曝光过的艺术家,但是其中一大半早已在去年12月迈阿密收藏家鲁贝尔夫妇主办的《中华28人》中亮过相。与其说是邀请画廊,不如说是根据艺术家来挑画廊。
  

许多人对《聚焦:中国》的第一反应是:谢天谢地,终于可以看到政治题材以外的中国艺术!多半的艺术家是70年代以后出生,已和毛的时代有距离,他们所认识的中国是处于全球化时代下的中国。由于没有《政纯办》前辈们的生活经验,艺术和生活几乎可以画上等号。
  

1977年出生的上海艺术家徐震是今年艺博会的大红人。他特别为艺博会设计了各类印刷品,还提供数辆自行车,让参观者可以在庞大的艺博会内迅速移动,及时赶到艺术作品面前。徐震名下的没顶公司也有自己的展场。天生幽默的徐震,一到美国艺博会就挑战了上世纪中期的美国抽象主义大师杰克逊-波洛克。阳刚的波洛克纵情地将颜料泼洒在巨大的画布上,徐震却小心翼翼地玩弄粉嫩色调的颜料,像是挤奶油一般地挤到画布上,看起来就像个诱人的生日蛋糕,让人看了胃口大开、口水直流。但4万美元的价格,八成会吓走大部分的老饕。
  

1980年出生的张鼎结合了中西文化,以星形设计为出发点,以行星公转轨迹为概念做成一个华丽的空间装置,并且在此空间外还放置了两尊科幻版的石狮子。前波画廊的赵赵(1982年出生),从车祸意外中得到灵感,在破碎的玻璃中找出美感。新抽象主义近来在中国十分走红,许多人训练有素,已经可以解读这种原来让人看不懂的艺术。在北京公社展览的赵要故意直接画出智力训练题上的图,考验大家看不看得懂。喜欢裸露身体的双飞艺术中心,是由一群毕业于美院的年轻人组成。在个人主义高升的时代,他们坚持以艺术中心为名, 集体创作歌舞、行为、录像、绘画等作品。这次在军械库中,他们免费提供刮刮乐彩卷让大众参与,人人有奖。但是,这是艺术吗?
  

1913年,法国达达主义教父杜尚将一个自行车轮放在一个板凳上,完成了史上第一件现成品艺术。现在没有人会质问杜尚的作品是否不是艺术。2014年,来自天津的梁硕将自行车当成花瓶,家用物品,花果蔬菜只要能塞能插的地方,一劲往上加。梁硕利用中国过去的代表形象来表现中国人补补贴贴的应变能力。
  

《聚焦?中国》有不少精彩的作品,这些艺术家不论在观念上或是作品的呈现上都值得关注。遗憾的是,将所有中国画廊聚集在92号码头和94号码头之间,吸引力有限。重要收藏家通常只专注特定领域,很少会同时关注20世纪和21世纪的艺术。衔接这两个码头的中间地点,对当代艺术收藏家而言是艺博会的边缘地带,很容易就错过。
  

有意思的是艺博会的另外一端,同样在94号码头,David Zwirner的画廊内有一辆自行车,名为《中国就在附近》(La Chine est proche)。这是阿尔及利亚艺术家阿布得萨米德 (Adel Abdessemed) 用骆驼骨做的艺术品。作品除了为艺博会提供指路的功能外,还提醒了大家:中国早已脱离了自行车的形象, 中国艺术家也摆脱了政治符号,但是东西方的相互了解,仍是十分有限。
  

要了解中国是一辈子的事,在艺博会上展出的16家画廊,只能呈现出中国当代艺术的一小部分。有位美国哲学教授便抱怨,这些作品缺乏中国精神素养,而对香格纳画廊的老板何浦林而言,应当要有更多的中国画廊才能对中国当代艺术有个交待。我觉得之所以有这些问题,都是因为东西方彼此永远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小部分。我想到艺博会上没顶出品的《意识行动》,作品是一个3米高且无顶盖的大盒子,每隔几分钟就有一个物体从盒中弹出,但一来盒子的墙面太高,一来弹出物只是瞬间出现,站在盒外的人永远无法看清楚弹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换个角度来看,这些被关在盒中的物体也不可能准确地看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即使全世界都将焦点对准中国,所看到的也只是瞬间的一小部分。

 

更多阅读:
 曼哈顿的中国当代艺术 另一种思考 武大郎卖的炊饼是个什么? 王广义: 思想是江湖的本钱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