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访谈 > 凯伦-史密斯:当代艺术的价值谁说了算
凯伦-史密斯:当代艺术的价值谁说了算
2014/11/20 13:55:47  中国美术家网   

 

陈曼摄影展现场

 

木材、金属等建筑废料组建的巨型通道在漆黑的展厅里隐隐呈现,散发着人们并不陌生的“污染气体”的味道。4月21日,史金淞的这件名为《过去》的巨型装置在今日美术馆展出。从黑暗中走出来,完成了好奇的探索,摆脱了“毒气”的侵袭,每个观众的脸上都流露着一丝笑容。“您怎么理解这件作品?”“刚走出来,有点晕,还没来得及想呢。”栗宪庭的第一感受与其他观众并无不同。


 
4月28日,同样是在今日美术馆,奔驰汽车、时尚摄影、影视明星构成了另一场完全不同的展览——陈曼摄影展。除了新推出的展览作品《五行》和《四大天王》,摄影家的合作杂志以及Mercedece Benz、GUCCI、L'OREAL、CHANEL等国际品牌也被人津津乐道。


 
一个在暗室里,一个在聚光灯下;一个看起来会赔钱,一个看起来会赚钱……进一步比较也许会显得“市侩”而“牵强附会”,但这有时又是人们形容当代艺术的惯用词。而在这两个展览的策展人——关注和推介中国当代艺术近20年的凯伦?史密斯看来,看清“复杂”是认识当代艺术的第一步。


 
感兴趣是第一位的


 
记者:您策划一个展览,在选择合作者上有什么标准?


 
凯伦-史密斯(下称凯伦):有时候发现作品很有意思或者艺术家在真诚地苦思冥想一个问题,我几乎全凭感觉作出判断,然后就会寻找机会把展览做出来。但我不太愿意和商业画廊合作,而更愿意选择一个公益性的机构来做展览,这样可以避免商业上的担心。


 
记者:陈曼的展览在运作上看起来商业气息也很浓,“商业上的担心”意味着什么?


 
凯伦:这不是同样的概念。商业画廊本身就是依赖商业运作的,这无可厚非。他们会有明确的艺术家和客户定位,但这些并不一定是我感兴趣的。比如做装置或者影像,很难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在商业画廊做起来就会比较麻烦。


 
陈曼作为一位职业摄影师,很早就进入了商业的圈子,并获得了成功。这次的区别是展出她感兴趣并倾心投入的艺术创作。对展览的商业赞助和画廊的商业运作不同,当然这种关系仍然是复杂的。


 
记者:商业化需要吸引人,但当代艺术的装置作品又常让人费解。


 
凯伦:我并不认为史金淞的作品有多么费解,它营造了一种让人感到潜在危险、好奇和犹豫的氛围,作品命名“过去”,本身就具有动词和名词的双重内涵。


 
有一次我去他的工作室,经过北京的五环到六环,发现有特别多的卖废品材料的地方,他们会把废品分门别类:木头、瓶子、钢材等等。这些是城市拆迁和建设背景下的独特景观,而在城市建设中,地下的各种通道则会给人带来某种不安全感。史金淞把这些不同类型和规格的废料进行了重组,用“过去”打造了一个通向未来,却让人感觉有着潜在危险的通道。观众是否愿意在黑暗中走过去?这种现场体验不需要太多解释。


 
资本对艺术的影响不可避免


 
记者:策展人对展览的作用是什么?


 
凯伦:不断发现艺术家、发现作品,特别是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中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艺术家在创作中会有困惑、会提问,策展人同样也会提问,这是一个互动过程。


 
有时候策展人的名字会在许多地方出现,有些展览,特别是群展,人们最后只记住了策展人的一个名字。如果展出的作品成功,你可以说这个策展人有一点点水平;如果只是挂一个策展人的名字,那这个展览就没意思了。我希望自己给人的印象是总在不断发现,没有重复做过同样的展览。


 
记者:从1992年到北京以来,您与不同年龄段的中国当代艺术家都有过合作,今天被人们热捧的似乎还是那些“老人”,年轻艺术家也许会有所抱怨。更深层的问题是,当代艺术的成功是否由资本塑造?


 
凯伦:今天的当代艺术在资本全球化中已经被市场掌控,这是一个事实,中国也不例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艺术家是带着“中国”这样的背景和身份走出去而被接受的,今天年轻人的发展背景已经不同。一方面是美院扩招后,学生人数快速膨胀,另一方面社会开放,人们觉得当代艺术有了合法性,除了798、M50这样的地方,现在年轻艺术家在国外美术机构参加展览也不是新鲜事了。


 
艺术家需要生存,需要有人收藏他的作品,在这一点上,如今中国的年轻一代艺术家与外国艺术家一样。但回头来看,其实成功没有那么容易,上世纪80年代时中国没有画廊,艺术圈里偶尔有些互动,90年代才有外国人逐渐介入一些展览。所以说,年轻人的困难也是正常的,这是对艺术家的考察,看你能不能坚持,是否真正有投入艺术的愿望。


 
美术馆应参与当代艺术评价标准的建立


 
记者:许多“当代艺术”不易理解而且让人觉得技术含量不高,一件作品有没有价值究竟谁说了算?


 
凯伦:的确,我们会看到有些人把当代艺术的ABC拿过来组合、模仿,但却算不上真正的艺术。同时,中国普通观众对后现代艺术作品的理解也会有一些困难或障碍,但如同T台上的服装表演,并非每个人要那样去着装,却仍然愿意欣赏。想象力需要一个释放的空间。


 
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混乱在于没有建立一个评价的标准,而美术馆应该发挥这样的作用。现在美术馆生存很难,有人租你的空间,你就要调整自己的项目,你拿了他的钱,就不能告诉他作品水平不够,美术馆没有办法定艺术的评价标准。美术馆展出的作品都是好的吗?如果不是,那么人们就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记者:美术馆的品牌和影响力其实和国家文化的建设密切相关,恐怕不是短期内能够建立的。


 
凯伦:我想随着经济社会的进步,中国政府应该进一步支持美术馆的建设。特别像北京这样的城市,应该有一些值得中国人自己骄傲的美术馆,像泰特现代美术馆几乎是人们到伦敦一定要去参观的地方。


 
当然,也不是说今天有一个决定,明天标准就可以建立起来了,学术影响需要逐步建立。在国际背景下,美术馆本身的建设也面临着诸多挑战,这当然又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古根海姆美术馆不是也做过阿玛尼的展览、摩托车的展览吗,其实所有人都在学习。

 

更多阅读:
凯伦-史密斯:当代艺术的价值谁说了算 戴安.阿勃丝:摄影界的凡.高 陈复礼:讲究中国画意的摄影大师 杨宗纬:我需要依附他人获得安全感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