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环球关注 > 说不尽的《查理周刊》
说不尽的《查理周刊》
2015/1/23 14:49:04  现代摄影网   
《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 “基地”分支宣称对恐袭事件负责

 

法国左派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设在巴黎的办公室遭受恐怖袭击,导致含有主编在内的12人遇难,另外还有最少11人受伤。

 

 

当地时间1月7日的上午大约11点30分,3名袭击者带走含有AK-47突击步枪在内的武器闯进《查理周刊》办公室所处的大楼,开枪杀死杂志主编沙博尼耶还有数名漫画作者,之后乘车逃跑。


  
三名袭击者曾经向目击者表示他们是来自于也门的基地组织,根据警方消息,这里面34岁的赛义德?库阿奇与32岁的谢里夫?库阿奇属于兄弟,属于阿尔及利亚裔的法国人。谢里夫?库阿奇曾经在2008年由于被指控涉嫌和恐怖主义活动有联系而被获刑。警察在嫌疑人遗弃的一汽车上找到了这当中一个人的身份证。现在他们依旧在逃,另外的一名18岁的嫌疑人哈米德?穆拉德现在已经向警察自首。

 

《查理周刊》究竟画了什么招致杀身之祸?

 

法国杂志《查理周刊》巴黎总部遭袭,大巴黎地区响起了50年一遇的最高警报。法新社消息称,至少2名袭击者携带冲锋枪和火箭弹发射器行凶,已有包括2名警察在内的11人死亡。

 

火箭弹都用上了,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查理周刊》究竟画了什么导致杀身之祸?纽约左派政治漫画家Scott Bateman用以下图表展示,漫画是恐怖分子最痛恨的事物。

 

 

2006年以来,《查理周刊》多次刊发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引起穆斯林愤怒,其办公室2011年就曾遭到燃烧弹袭击。而昨日恐怖分子的袭击也主要原因是为先知报仇。恐怖分子开枪前还问清了编辑和漫画家的名字,确保没有杀错。微信公众号“大象艺术”用以下长微博内容介绍了《查理周刊》那些招来仇恨和血腥报复的讽刺画。

 

《查理周刊》从1970年创刊以来就是自由和讽刺媒体的象征。通过具有讽刺、挑战色彩的漫画对政治人物,以及包括宗教领袖在内的“明星”进行嘲讽。

 

据《查理周刊》律师Richard Malka介绍,自从刊登了穆罕默德的漫画后,8年来,周刊就经常受到威胁,虽然受到警方保护,但是今天面对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的“野蛮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说,《查理周刊》所做的就是捍卫言论自由,捍卫所有人的自由。但不幸的是,今天,一些记者和漫画作者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幅题目名为《如果默罕默德回来》的封面,先知跪在地上被自己的信徒拿刀威逼着,先知说道:“傻瓜,我是先知!”恐怖分子答道:“闭嘴,你这个靠不住的!”今天的《讯息报》专题栏目讽刺了《查理周刊》,栏目的副标题为:“如果默罕默德回来?查理周刊恐怖事件11人死亡!”

 


《无法触及》这部近些年来法国最伟大的电影,讲述一个法国权贵因极限运动致残,机缘巧合招了一个没有任何护理常识,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作为私人护理,最终二人跨阶级跨种族的友谊成为一段佳话。该电影是改编自发生在巴黎的真实故事。

 

《查理周刊》借用《无法触及》的剧情,一个犹太人推着一个穆斯林,题目为:
《无法触及2》。《查理周刊》此举不仅重新挑起了穆斯林和犹太名族的仇恨,还把无辜的法国人也牵连进来了,因为他们大部分的编辑就是法国人。

 

当时法国政府就严重警告了《查理周刊》,此举也引发了巴黎大规模示威游行。

 

 

2011年11月,尽管持续受到压力,但《查理周刊》坚持出版了一期名为《伊斯兰教法周刊》(Charia Hebdo)的特刊,头版就是一张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这份特刊大受欢迎,共售出40万份。而就在特刊出版当天,《查理周刊》总部被烧毁。当时,法国政府指责“激进伊斯兰分子”涉嫌制造了这起“恐怖袭击”事件。

 

《查理周刊》的网站随后也多次遭到黑客袭击。今天死于恐怖袭击周刊总编Charb因受到死亡威胁,一直处于警方保护中。


 

《查理周刊》的封面广告,大意为:“笑不死你!”这个封面是《查理周刊》最著名的广告,也曾多次被法国其他媒体谴责。

 

本周上市的最后一期就主要聚焦今天上市的法国著名作家米歇尔-胡艾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的新作《屈服》(Soumission),作者在书中想象了2022年被伊斯兰化的法国。《查理周刊》头版刊登的是胡艾勒贝克的漫画头像,画中人物说“2015年,我开始掉牙,2022年,我就要过伊斯兰斋月”,在另一幅漫画上,这位作家说“2036年,伊斯兰国组织将进入欧洲”。

 

不过《查理周刊》不光讽刺穆斯林,他也讽刺自己人。比如萨科齐和奥朗德。

 

该封面是讽刺萨科齐在政治上的无为,萨科齐为自己辩解:“我是无辜的。”记者回答:“演技一流!

 

最后来看看《查理周刊》今早在FaceBook 的最后一条更新吧。

 

这是恐怖袭击前一个小时《查理周刊》在FaceBook上的更新。袭击前最后一次更新也是讽刺穆斯林的,结果下一个小时,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就到达了《查理周刊》的办公室。

 

法国为《查理周刊》遇难者举行葬礼 同事在棺材上作画

 

当地时间2015年1月20日,法国Recloses,《查理周刊》袭击案遇难者Frederic Boisseau葬礼在当地举行。

 

《查理周刊》杂志的同事亲友在遇难的卡通画家Bernard Verlhac(又名:Tignous)的棺材上画画。人们为遇难的漫画家举行葬礼。

 

 

 

 

 

新主编称《查理周刊》将重生 坚持讽刺精神

 

外媒称,在《查理周刊》袭击案中受伤的漫画家里斯周二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表示,他将领导这本刊物,希望“将其重新打造,将此次不幸转变为创作素材”。下一期《查理周刊》将在“未来几周内”出版。

 

据法新社1月20日报道,“我们应当重新打造这本周刊。应当将此次不幸变成素材,但这并不容易。通常,不少人难以越过此事。就说我自己,等我出了院,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做到。不管怎样,我们将会尝试。”这是化名洛朗?苏里索的里斯在袭击案发生后第一次接受采访。

 

里斯将接任在1月7日的袭击案中遇害的沙尔布,担任《查理周刊》主编。


“尽管发生了大屠杀,但我们的团队还在。漫画对于《沙尔利周刊》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失去了一些重量级漫画家,无法马上找到同样优秀的人。也许有朝一日会找到,但那几乎应当是另一代画家了。”里斯说道。

 

1月20日出院的里斯讲述道:“下一期《查理周刊》不会在1月28日出版,而是在几周内发行。从更长期来看,应该重新创办这份杂志,但这需要深思熟虑。”


至于收到的160万欧元捐款,里斯表示将“求助于审计法院,以便接收、发放以及管理这笔钱”。

 

至于那些不和谐的声音,里斯认为“他人有权说‘我不是沙尔利’”。“问题在于这样说的理由何在。如果是为恐怖分子辩护,我不敢苟同。总之,我们讲民主。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喜欢《查理周刊》。”

 

1月20日晚上被法国电视二台问到有些人因为《查理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而感觉受到冒犯时,里斯回答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从发表观点之时起,就不会是所有人持相同意见。但反之亦然,我们也接受一些触犯到我们的事情。对于我们所有人、甚至从全球范围来说,都要学习接受与自己不同的事物。”

 

关于《查理周刊》的未来,里斯说:“我们将竭尽所能,我们不会改走他路。这是一份幽默讽刺报刊,我们的风格将会继续保持下去。”

 

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站1月20日报道,由于几百万人想得到最新一期的《查理周刊》,这家法国讽刺漫画报纸将推出一款APP,使用户能够购买电子版。不到一周前,这家报纸出版了袭击案后的第一期。

 

用户将不用前往报刊亭,可以从苹果或谷歌的应用商店下载《查理周刊》APP,然后花费2.99美元购买英文版、法文版或者西班牙语版。

 

这款APP展示了最新一期的封面,一幅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据传就在几天前,一款“Je Suis Charlie”(我是沙尔利)APP快速获批加入苹果APP商店。

 

在《查理周刊》屠杀案发生后的日子里,人们用简单的一句“我是沙尔利”来表示与巴黎恐怖袭击案的受害者站在一起,以及对言论自由的支持。

 

据9to5Mac网站报道,虽然一款APP可能需要长达10天才能获批加入苹果APP商店,但在开发者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接触一个小时后,这款“Je Suis Charlie”APP就获得了批准。

 

为表示对袭击案受害者的支持而以“我是沙尔利”这句话命名的这款软件,让用户可以在一幅世界地图上插上一根大头针来显示他们团结一致。

 

恐怖袭击引发民众捍卫自由高潮 《查理周刊》一刊难求

 

1月16日凌晨,十几个伦敦人蜷缩着等在南肯辛顿一家小型法国书店门口,希望买到巴黎袭击案后的第一期《查理周刊》。队伍中排在第三位的是德国留学生莫里茨?理沃尔德,他专程搭末班车从西南边赶来。他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作为德国人,他有与生俱来的“历史重担感”。“当言论自由被剥夺,压迫就开始了。”

 

地铁首班车开始运营后,排队的人多了起来,除了200名左右的购书者,还有一大群记者和几个警察。8点15分,书店开门了,理沃尔德很快拿着杂志从媒体的闪光灯中穿过,消失在伦敦街头。

 

很多人此前从不买《查理周刊》,有人在1月7日之前从没听说过它,但如今他们对它奉若旗帜。“我并不认同《查理周刊》的政见,我倾向于右翼,”24岁的约阿希姆说,“(买这本杂志)是为了捍卫自由的社会。”

 

 

排队的多数人表示,自己为了其象征意义而购买《查理周刊》,但也有人坦承怀着其他动机。


  
“我不想撒谎,我在eBay上看到它被卖出天价。”21岁的科里?杜普伊斯说,“袭击当然是场悲剧,但如果我能借机赚一笔……”1月14日,在eBay上,新一期《查理周刊》已被炒到1500英镑。很多人认为,用《幸存者特刊》牟利令人反感,呼吁eBay取消相关拍卖。


  
英国很多报摊和商店要求售卖这一期《查理周刊》,但货源有限。媒体称,当天英国一共只得到了1000份《幸存者特刊》。


  
该杂志最初计划发行300万份《幸存者特刊》,随着欧洲需求激增,增加到500万份,仍然供不应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为此《查理周刊》推出了App,只需2.99美元就可购买电子版《幸存者特刊》,但多数人还是希望拥有印刷版。有些人的目的不在于阅读——《幸存者特刊》仍然用法语发行,并非人人看得懂——而是拥有一份“历史的见证”,证明自己参与过这起重大事件。


  
《查理周刊》记者洛朗捷曾对法国全天候电视台表示:“在法国,我们始终有写和画的权利,要是有人对此不满,大可起诉我们,我们会进行答辩。这就是民主。你可以讨论、辩论,但不能诉诸暴力。我们必须顶住极端主义者施加的压力。”


  
在纽约,那些从没销售过《查理周刊》的报摊被问询者团团围住,流行语从“我是查理”变为“查理在哪里”。一些分销商希望直接和《查理周刊》的经销商合作,但这并不容易。


  
艾伯丁书店向法国政府的文化推广机构法语联盟求助。1月16日早晨,法盟驻纽约代表凯瑟琳?拉米收到了快递送来的20份杂志。她将其中两份送到艾伯丁书店,书店橱窗中挂了一早晨的“我们没有《查理周刊》”的告示被摘下。书店决定保存其中一份作为留念,把另外一份放在书架间展示。顾客可以排队进来阅读这份杂志,前一人读完,下一人继续。

 

人们排队阅读一份报刊杂志的景象,几乎从未在纽约出现过。

 

《查理周刊》恐怖袭击发酵 法国犹太人酝酿投奔以色列

 

《查理周刊》事件之后,《世界报》预测连续三天的恐怖袭击会加强法国犹太人离开法国前往以色列安家落户的趋势。如今看来,这一事件已经成为事实。

 

1月20日当地时间下午印发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头版头条显示:法国犹太人面对离开法国的诱惑。报告援引犹太事务局的数字作为预测支撑:2013年,离开法国前往以色列的法国犹太人有3293人,2014年,这一数字则猛增到7231人。

 

而且,部分法国犹太人在1月9日一家犹太超市遭遇恐怖袭击之后认为,法国已经是一个对犹太人、尤其是对按教规参加宗教活动的犹太人不友善的国家。

 

据路透社报道呈现的数据,约两周前发生的多起暴力事件中有17名遇难者,其中有四名是犹太人,这使得搬往以色列成为法国逾55万犹太人群体的热门话题。


纽约时报更早预测到了法国犹太人酝酿落户以色列的氛围。1月14日纽约时报的消息称欧洲犹太人大会秘书长科瓦岑堡姆说,超市袭击对法国犹太人来说是个转折点,此前已发生过多次反犹袭击,包括去年夏天以色列进入加沙地带期间,对犹太教堂和巴黎犹太社区商店投掷燃烧弹和袭击的事件。

 

历史上犹太人为何总是容易遭受攻击迫害?1月20日人民网一篇文章指出,基督教在整个欧洲取代了多神信仰之后,犹太人变为欧洲大陆唯一不信奉基督教的民族,故所到之处皆成“局外人”。不少人是直接偏见和恐惧所引发的动机而攻击当地的犹太人。也有许多居心不良的人,企图借助消灭犹太民族以捞取物质利益,因为犹太人被视为经济上和宗教上的竞争对手或者是债主,杀死债主及其合法继承人,这样就用不着还债了。历史上一些时代,极端无知的平民百姓容易被老奸巨猾的政界、经济界或宗教界的领导人所操纵,反犹太情绪就是这些领导人挑起的。

 

在很多个世纪里,犹太人周期性地遭到迫害、屠杀或大批地从欧洲各国被驱赶出境。在这些历史惨剧的间歇期里,犹太人就委曲求全。设法在不同文化、社会和经济环境的夹缝里寻求生存的机会。

 

《查理周刊》激怒多国穆斯林 法总统力挺言论自由

 

我们不是查理,我们是穆罕默德。”这样的口号17日和18日出现在全球多个有穆斯林聚居的国家和地区爆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中。《查理周刊》遇袭后仍然登载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形象,在伊斯兰世界和西方社会引发了两种极端的反应。非洲国家尼日尔爆发的大规模抗议游行从16日起持续到18日,已经造成10多人死亡,8座基督教堂和法国在当地的文化中心被烧毁。俄罗斯车臣宣布今天将举行100万穆斯林参加的抗议活动。而在欧洲,《查理周刊》供不应求,总印量已达700万份,创造法国出版界新纪录。欧洲人排队购买《查理周刊》的场景令政客感到振奋。法国总统奥朗德17日谈及尼日尔的抗议时再次力挺“言论自由”,批“在那些国家,有时候人们不懂什么是言论自由”。不过,这种导致流血冲突的“言论自由”,也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禁止《查理周刊》或带有该漫画的图片出版,英国《经济学家》在当地的版本因此“开了天窗”。“德国之声”18日质疑,“西方是否真的能拥有随意亵渎(其他宗教)的言论自由?”《纽约时报》总编辑巴奎特日前也坦言:“在侮辱和讽刺之间应该有一道明确的红线。”

 

“我们都是穆罕默德”


 
“伊斯兰世界爆发怒吼!”德国《明镜》周刊18日称,焚烧教堂,烧毁法国文化中心和法国国旗……对于法国《查理周刊》最新一期继续刊登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穆斯林民众的愤怒和抗议示威迅速向全球蔓延。

 

法新社18日称,当天,愤怒的示威者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继续游行示威,这是该国连续第三天游行。已有10人在暴力冲突中死亡,同时当地有8座基督教堂以及法国文化中心被烧毁。法新社称,抗议和骚乱是从16日从尼日尔第二大城市津德尔开始的。17日和18日,示威和冲突蔓延至首都尼亚美。在示威现场,有警车被点燃。警方向投掷石块的示威者发射了催泪弹,现场秩序一片混乱。法国驻尼日尔大使馆18日在网站上发表声明,警告法国公民不要上街。

 

尼日尔总统伊素福17日发表讲话谴责暴力行径,并呼吁民众保持冷静。值得注意的是,伊素福是出席巴黎11日支持《查理周刊》游行的6名非洲元首之一。法国《非洲看板》杂志称,伊素福在巴黎出席游行活动时还说过“我们都是查理”的话,因此遭到尼日尔穆斯林团体的强烈谴责,为此16日他通过政府发言人修改措辞,称“参加游行的目的是打击恐怖主义,而非意味着对某些错误利用言论自由观点的任何支持”。

 

贝宁泛非网18日称,除了尼日尔,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阿尔及利亚,数以万计当地人聚集到法国大使馆周围示威,并焚烧了法国国旗。尼日尔、塞内加尔、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和埃及还禁止《查理周刊》发行。在阿尔及利亚首都,3000人高喊“我们都是穆罕默德”。

 

《海湾新闻》18日称,沙特最高宗教机构——伊斯兰学者委员会表示,《查理周刊》的做法“伤害穆斯林的感情,只会给极端分子提供杀人的借口”,“伊斯兰传统绝不会允许侮辱先知的事情发生”。卡塔尔和巴林政府也警告,《查理周刊》再次刊登有关先知的漫画,“将为仇恨与恐怖主义的散播提供肥沃的土壤”。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和拉合尔等地,数百人聚会抗议《查理周刊》,并冲击当地的法国领事馆,法新社记者被打伤。

 

俄社新18日称,俄印古什共和国17日2万多人举行游行,抗议《查理周刊》侮辱穆斯林先知的行为。车臣领导人称,19日在该共和国将有100万人参加类似集会。莫斯科市政府17日拒绝了穆斯林举行10万人游行的申请,担心发生挑衅事件。但组织者再次向市政府申请于25日组织10万人大集会。

 

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给德国敲响警钟 德将升级多项安保措施

 

15日,德国议会召开2015年第一次全体大会,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会上作主要发言并对近期巴黎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作出官方表态。


  
上周以来在巴黎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无疑给德国联邦议会2015年开年的第一次全体大会蒙上了哀伤的深色调。议会大厅几乎座无虚席,部分议员甚至别着铅笔形状的胸针,来表达自己支持《查理周刊》的态度。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开年第一次发言,主题却不是“欧元”或“制裁俄罗斯”,而是由《查理周刊》事件衍生出来的“新闻自由”、“恐怖主义”和“容忍”。


  
默克尔首先在发言中表达了对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中的死难者的哀悼。她强调,德国和法国是连为一体的关系,如果法国有危险,德国也难以独善其身,“在过去的这些天里,德国和法国是站在一起的,并且我们意识到,如果法国不安全了,德国也不会安全。我们还认识到,在全球化的今天,德国和法国的命运紧紧相连,而恐怖主义并不是在911事件时才出现的,也不会在今天或者明天就自动消失。”

 

默克尔表示,恐怖主义从来都没有离去。过去在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纳粹以及去年年底在悉尼发生的人质劫持事件都在提醒我们恐怖主义有可能就存在于我们身边。而现在,就在新年伊始的巴黎,就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或针对新闻自由,或针对犹太人。

 

默克尔强调,我们不能因此就将错误归咎于穆斯林,大部分穆斯林也是遵纪守法的法治社会公民。而大部分德国人也不是穆斯林的敌人,他们只是没有在古兰经的熏陶下长大,不能理解而导致不安。因此要相互尊重对方的宗教信仰,德国社会不能出现分裂,“我们首先需要明确一种态度,德国人同德国的关系,不只是一本护照、一部家族史或者一种普遍信仰,而是意味着更多其它的因素。基督教、犹太教无疑都是德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这是德国的历史。但是今天,穆斯林也是德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默克尔同时强调,作为德国总理,她将保护德国守法穆斯林的安危,充分尊重穆斯林的宗教信仰自由,“抵制反犹主义是德国和德国人的义务。同样的,我们也将与那些袭击穆斯林和清真寺的行为作斗争。因为我们不愿意看到,伊斯兰恐怖主义导致德国的穆斯林同其他社区分裂。在德国,任何排斥和随意怀疑穆斯林的行为都将被禁止。”


  
针对近来日益增多的恐怖主义事件,默克尔还表示,德国将采取九项措施来应对日益恶化的安全形势。其中包括提升安全部门的设备、禁止德国公民与海外极端恐怖分子接触、加强在国际合作方面的打击恐怖主义力度以及要求相关企业或机构保存公民一定时间内的通信记录情况。这些措施不仅牵扯到德国国内企业、公检法等部门的配合,还有欧盟对德国相关措施的认可以及国际间的反恐合作。而只有这么做,德国才能战胜恐怖主义,“我们希望唤醒整个社会对民主国家的认识:共同讨论、共同决策、互帮互助、敢担责任。没有什么比在这个文明社会中尊重自由和责任的经历更让人觉得重要、让人珍惜。这就是我们对抗恐怖主义所设计的蓝图,并且我们认为它能够战胜恐怖主义。”

 

更多阅读:
说不尽的《查理周刊》 各国领导人办公室里摆什么? 五款不可思议的家具设计 “伯奇杯”全国创意摄影联赛揭晓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